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 - 手赚汇—手机赚钱软件分享平台!
手赚汇—手机赚钱软件分享平台!    应用:17230 今日更新:0 新闻:407 今日更新:0
RSS   

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

来源: 手赚汇www.app522.com    时间:2015-03-08

 摘要 : 在“钱多”互联网行业里,耍“任性”的欠债公司竟为数不少,甚至圈内巨头还名列其中。虽然公司有大有小,业绩有好有坏,但这都不是欠债不还的理由;小内认为,任何欠债欠薪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互联网的一些事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跑路”从来都无法解决问题。在现实生活中,“躲过初一再躲十五”的闹剧却频频发生,很多故事让人觉得既恼火又可笑。

  在“钱多”互联网行业里,这样的“任性”公司竟也为数不少,甚至有圈内巨头还名列其中。还有的公司因此而中枪,比如最近有人爆料小米拖欠离职员工薪水,可到最后却由网友扒处该员工涉嫌将两台公司电脑“背”回家的丑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还是老规矩,下面请跟随小内一起走进那些讨债闹剧背后的真相。

  耍流氓的“国家队”

  2014年,伴随我们13年之久的XP宣告“退役”,广大“国产系统”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凭借国家政策和科研经费的支持,红旗、优麒麟、深度、起点等一系列基于Linux的“国产系统”来势汹汹地欲瓜分XP的市场份额。可未料有人却“出师未捷身先死”,中科红旗竟率先倒下了。据悉,红旗项目早在2013年4月便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厄运,上百名员工从此就未在如期领过薪水。

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互联网的一些事

  勉力维系近一年之后,中科红旗在2014年初进入破产清算,近百名员工被宣布全员解聘。这家昔日挑起民族操作系统重担的公司,就此分崩离析。在进行深入了解后,小内发现这一切早已埋下伏笔。首先是科研所存在经费分配问题,红旗项目无法得到补充配套资金。他们为了完成项目验收,不得不提前预支了公司的发展预算款,导致资金链断裂。而中科红旗董事会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制,更要命的是大股东此前存在同业竞争情况,股东利益关系并不和谐。在“爹娘”均不闻不问的情况下,中科红旗弹尽粮绝,最终倒下。

  你还记得那年大明湖畔的“绿坝娘”么?没错,就是那个“花季护航”,呵护未成年人成长的“绿坝”。2008年初,工信部开始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他们在5月宣布郑州金惠的和北京大正的两款中标产品将整合成为“绿坝·花季护航”,并采购了4170万元人民币的软件提供给网民免费下载,有效期至2010年5月20日。按理说,成为国家部委中标软件供应商之后,这两家公司应该是蒸蒸日上才对,可现实却给我们带来了惨痛的结果。

  不到一年时间,由于推广手段强硬而软件自身问题多多,“绿坝”遭遇到了各种差评吐槽。步入2010年后,这个“国字”项目便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困境。当年7月,位于北京的大正科技由于拖欠工资卷入了劳务纠纷之中。根据了解,“绿坝”的运维费用为每年700万元,此前风光中标的大正科技在进入2010年后开始陷入资金荒,薪资支付自然也就跟不上了。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实力有限的大正科技纯属自己作死。

  曾欲与谷歌、百度一较高下的即刻搜索,水平据说比上面的“国家队”高得多。即刻由奥运冠军邓亚萍挂帅,辅以互联网行业专家和来自一线巨头企业的精英,他们似乎没有失败的理由。可在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他们并未取得什么辉煌成绩,反倒是资金很快就被烧光,他们随后匆匆搬往了南五环外。一些尚不知情的上门追债者当时甚至以为跑路了,他们后还是通过保洁大妈才得知即刻已经搬家。

  “地主家”真没有余粮?

  近期最风光的互联网大佬当属参加全国两会那6位代表了,他们再度大展IT精英的风采。可就在他们拉高了行业的上限的时候,却有人在不断的往下拽。同为政协代表,号称江苏IT首富集群公司老总杨占勇,非但拒不偿还借款还长期拖欠员工薪酬。目前他已被债权人申请限制离境,以防其跑路。根据集群员工的爆料,从去年8月到春节前,该公司拖欠300多名员工薪资达半年之久,总额高达1000万。不但在职员工分文不发,杨占勇还一再以各种理由拒绝与理智员工结算工资,更使出假意宣告破产的卑劣招数来瞒天过海。

  另外一家与江苏有密切渊源的业内公司,也在去年发生过欠薪的闹剧。2014年4月,京东与易迅整合后不久,旗下的“迷你挑”竟通过官微来声讨母公司的欠薪行为。根据了解,“迷你挑”是京东控股的子公司,他们在去年初已被并入京东的开放平台部门。由于双方产生了一定纷争,少数员工拒绝转岗也不接受京东提供的补偿金方案。在持续了数月的僵局后,这起“官微内乱”的乌龙事件便发生了。京东的队伍越来越大了,爱美人的“东哥”还得继续爱江山啊。

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互联网的一些事

  讨债要钱所遇到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无人问津了,前面“即刻跑路”还只是个误会,而上海这家叫鑫锘的公司可真就是老板撂挑子走人了。在PC网游最火爆的2006年,这家公司由于经营战略失误,未能把手头上的游戏变成会下金蛋的母鸡。很快他们的资金链断裂,截至老板消失前,百余名员工的工资被连续拖欠了百余天。无奈的码农们,只好采取分批通宵静坐的方式在公司门前并发声抗议。如此悲壮的讨薪,想想也是令人泪流。

  比无人问津更悲催的事情,则是前东家另起炉灶拒不认账。2012年春节后,返工的团宝网员工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老板。他们并不是去讨红包,而是去讨要拖欠已久的工资。可令人失望的是,CEO任春雷却不知所踪。最后他们等来的,却是任春雷宣布团宝网破产结算并成立新团宝的金蝉脱壳。这样的不义之举,使得团宝网很快便在风波之中倒了下去,实属no zuo no die。

  说完员工讨薪的事,小内再讲个压箱底的。依然是个悲催的故事,而且格外悲催,因为讨薪的主角竟是公司高管。这桩荒唐离奇的事件发生在2012年7月,曾任世纪互联总裁的雷紫东向老东家发起了劳动仲裁。离职近一年的他,已被公司欠发近十年之久的工资及为兑现的股票期权。万般无奈之下雷紫东只得通过仲裁维权,所幸最后他成功的拿到了迟来的工资。

  “洋大人”也不靠谱

  由于业绩不振,近年来很多驻华外企纷纷裁员来削减开支。谈到外企,很多人会认为他们都是讲商业道德谈规则的。可事关利益,“洋大人”有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什么“暴力裁员”、“拖欠薪资”的事情也屡屡发生。短短几年时间,裁员风波、薪资纠纷……那些曾经伴随着民营企业的烦恼也缠上了业绩不振的外企们,这也让诸多过去感觉良好的外企人们不再那么自信,一个个过去高大上的形象正在渐渐变得模糊。

  赛门铁克,这家安全领域的公司,却没能给中国员工带来安全感。2014年初,因为欠薪问题,郑州软语一纸诉状将赛门铁克告上了法庭。郑州软语曾依据协议在2013年6月至12月向赛门铁克提供技术支持,可至期限结束对方也未支付这笔近25万元的费用。根据知情人士的透露,“洋大人”不靠谱的原因有二:1.深陷大企业病的赛门铁克内耗频多,资金支出所走流程缓慢;2.当时不巧碰上中石油的反腐审查,相关费用无法及时支付从而引发了连锁反应。

  如果说赛门铁克还属于有点躺枪,那微软中国就真心是“仗势欺人”了。2006年4月,微软单方面解雇了员工李某。一场漫长的法律对垒就此开始,李某通过两次诉讼赢得了这起劳资官司,微软被判继续履行聘用协议。可微软此后在双方劳动关系的存续期间并没有按聘用协议继续支付工资,李某再次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权,申请劳动监察。最终,朝阳区人社局判定微软违法并须向李某支付24万赔偿金。

  不仅是微软在有钱任性,他们的“同门兄弟”——盖茨独资控股的图像服务公司Corbis也在中国耍起了拖欠工资的流氓行径。2012年底,他们在国内通过合资成立了Veer,将全新的微利图库模式引入了中国。但由于水土不服,半年过后Corbis就心生退意,不再进行后续投资。于是,员工薪水就开始拖欠了。“4月时说5月发,5月时又说‘可能1个月也可能3个月后,还可能时间更长’”,如此不负责任的态度最终激怒了中方员工。所幸他们最后通过劳动仲裁拿到了应得的薪水,失败的Veer中国从此成为了一个苟延残喘的“僵尸站”。

互联网圈里的那些讨债闹剧,互联网的一些事

  公司有大有小,业绩有好有坏,但这都不是欠债不还的理由;小内认为,任何欠债欠薪的行为都是耍流氓。八卦从来都不是目的,八卦是接近事件真相的手段。关于欠薪讨债的sad story,咱们今天就先聊到这里。